【漠尚】在(上)

牡丹花下嘿嘿嘿的轩:

漠尚圣诞献文!为萌萌哒的漠尚tag尽一份心力_(:з」∠)_! ! !自己写文总有种莫名其妙的羞耻感(/ω\)


上 http://mudanhuaxiaheiheiheidexuan.lofter.com/post/1f2cce5f_11dc9f2c


中 http://mudanhuaxiaheiheiheidexuan.lofter.com/post/1f2cce5f_11df3aaa


下 http://mudanhuaxiaheiheiheidexuan.lofter.com/post/1f2cce5f_11e35528
*关于ooc和文笔……我已经尽力了qwq
*一些细节的地方有些私设,不影响大体剧情:D
*若有撞梗算我抄吧qvq
*祝食用Happy( *`ω´)


今天是苍穹山派十二峰主固定开会的日子。

沈清秋难得回了苍穹山,笑着和大家打了声招呼。一旁的洛冰河熟练地往清净峰峰主专属的座位上铺了几层柔软的丝绸布料,扶着他老人家缓缓地坐了下来。

看着沈清秋不甚自然的坐姿,以及他坐下那一瞬间神色的扭曲,尚清华朝他投去了一个怜悯的眼神。柳清歌脸部微微抽搐,伫在齐清蒌旁边的柳溟烟则是眼神一亮,面纱下嘴角轻轻勾起。

…...世风日下。

这一次开会的内容也不外乎是严打春山恨和清净峰秘史一类的话本、报告千草峰特产龙骨香瓜子外销的产值与净利,或那个谁谁谁家的短毛怪又跑去哪一峰乱吃东西之类的,气氛十分温馨和谐。

齐清蒌忿忿道:‘‘春山恨也就罢了,文笔细腻,仿佛文中有诗,诗中有画。那清净峰秘史简直是让人没眼看了,通篇都是在......’’

清净峰秘史的作者,向天打飞机——尚清华,眼神坦坦荡荡连飘都不带飘一眼,乖巧地坐在位置上沉迷嗑瓜无法自拔,完全没有自己的小黄书被人批评时应有的心虚或紧张。

‘‘打住,打住。’’沈清秋忙打断她的话,‘‘注意影响,这里还有很多小孩子呢。’’

每次开会时各峰主都会捎上一名弟子来观摩,比如沈清秋带的洛冰河和齐清蒌带的柳溟烟几人。

齐清蒌瞟了沈清秋一眼,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注意影响?你让我注意影响?你叫你旁边那小畜牲别一直盯着你啊!讲话就讲话还得靠在耳朵旁边讲?还按摩肩膀?

不知羞耻!

不只齐清蒌这么想,在场的大多数人都这么觉得。他们现在的感觉在现代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辣眼睛’’。

老好人岳清源赶紧出来打圆场:‘‘有人要提出其它讨论事项吗?’’

‘‘有。’’柳清歌瞟了瞟清净峰师徒俩,咬牙切齿道,‘‘严格管控魔族出入苍穹山。’’

‘‘......’’柳巨巨,别激动。人家是魔族圣君呢,想去哪就去哪,还需要让我们管么。

洛冰河委屈道:‘‘师尊去哪我就去哪!’’随后竟将矛头移向了别处,‘‘而且尚师叔还不是常常让漠北来找他......’’

众人一听,视线齐刷刷地转向了正在吃瓜子的安定峰峰主。尚清华被瓜仁噎了一噎,‘‘咳咳咳......那个......’’

沈清秋朝他投去了一个怜悯的眼神。风水轮流转,看你怎么办。

尚清华一时说不出话来,沐浴着众人视线的感觉实在酸爽,刚刚自己报告时也没那么受关注啊。

沈清秋持续落井下石:‘‘你对漠北是怎么看的?’’

‘‘我......’’

柳清歌眼神怪异:‘‘你......难道也是个断袖?’’

…...柳巨巨你问就问为什么要把手放在乘鸾上!

''......''尚清华停顿了好几秒,一向热爱扯淡舌灿莲花的他一时竟说不出话来,过了几秒后终于憋出了一句:''我......我应该不是断袖。’’

众人:‘‘......’’

哦,应该啊。

‘‘我觉得我不是的......瓜,不,沈师兄你那是什么眼神?’’

‘‘并无。’’沈清秋笑笑,摇着扇子装起了逼来,‘‘只是看着某人欲盖弥彰觉得有趣罢了。’’

尚清华干笑:‘‘......哈哈,是谁呢?’’

你才欲盖弥彰,你屁股下那几层丝绸软布就是欲盖弥彰!

此时,一名身穿千草峰制服的弟子从厅外匆匆跑了进来,救了尚清华一命:‘‘掌门师叔!师尊!有好几只短毛怪在千草峰与看护灵草的弟子打架......’’

木清芳蹙眉,嘀咕道:‘‘......怎么又来了。’’

也不知道是哪家养的,还不能杀,烦。

沈清秋默默移开了视线。

柳清歌瞪了洛、沈、尚三人一眼,脸上简直写满了‘‘没眼看这个世界了’’几个字。他重重地哼了一声,随后转头朝木清芳道:’’木师弟,我与你同去。’’

‘‘那就谢谢柳师兄了。’’

‘‘不必。’’

散会。

离场之际,柳溟烟朝尚清华的方向瞟了一眼,看着他的表情,眼底闪过了一丝笑意。

尚清华原本还蔫哒哒的,回到闲人居后看了桌上的一张销量回报后,心情一个起伏,立刻变得满面春风,嘴角止不住地上扬。

哈哈哈哈看你们把清净峰秘史嫌得,这本书在人魔两界的总销量都要赶上春山恨了啊哈哈哈哈哈哈!

他正在沾沾自喜呢,忽然感觉有人把手放在他的左肩上:‘‘心情很好?’’

‘‘好,怎么不好......诶?大王?你怎么来了?’’

然后他看到了他家大王的嘴角几不可察地往下垂了几厘米。

‘‘我的。’’漠北一脸高贵冷艳。

尚清华在离家出走被漠北君救回来之后,两人的关系仿佛少了一层壁似的,愈拉愈近。

尚清华不排斥这种感觉。这种感觉......还挺不错。

也因此,尚清华完美地接收到了他家大王想要表达的意思。你是我的(东西),你的地方就是我的地方,我为什么不能出入我的地方?

这个逻辑,没毛病。就冲这是大王的逻辑,有毛病也得没毛病!

‘‘没事没事。我就是突然看到大王,一时有点转不过来。’’

漠北哼了一声,不说话了,紧紧蹙着的眉稍稍放松。

‘‘大王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没有。’’剑眉微蹙。

‘‘那......’’没什么事的话,我要赶稿......

‘‘跟我回北疆。’’漠北君打断他的话。

哦,原来是寂寞了啊。不早说。

‘‘好。’’

漠北君的心情这才好了起来。

朝弟子们交代了一些事项后,尚清华带着自己的手稿,跟着漠北君到了自家大王在北疆的府邸。

尚清华在漠北君的府邸中有一间自己的房间,紧邻在漠北君隔壁——若是漠北君突然想找他,走出房门后再走个几步就到了。

他正要打开房门,却听漠北君说了一声:‘‘......别睡......’’

‘‘什么?’’尚清华回过头来看向漠北君,捕捉到了他家大王那张帅得人神共愤的俊脸。

啊啊啊大王还是那么帅啊!不愧是我儿子!

‘‘等会来叫你。’’漠北君垂下了眼帘,转身就走了。

‘‘好!那大王你慢走啊!’’尚清华毫不在意地的挥挥手,进房赶稿去了。

……实在是心大如海。


-----
第一次产渣反,有点性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
短文不长(大概啦:D),预计圣诞节前会完结......啊,我还是别立flag了吧qvq
给有耐心看到这里的你比一个心心_(:з」∠)_

评论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