茨木,你大姨妈来了!【五】

這是生寶寶的前湊XDD

北坞:

茨木大姨妈来袭,高能预警
前篇请点头像
谢谢大家对前篇的厚爱QAQ
CP酒茨,樱桃,其他待定(虽然这章酒茨出来的很少,但是你们信我这篇文真的是酒茨!这是个过渡章!)
逗比文,不要太认真,图个开心
你们绝对想像不到我给茨木的姨妈找了个什么鬼理由……
OOC和小姐姐属于我,酒茨属于彼此
还是求回复,欢迎大家来私聊【来自一个快无聊到死的咸鱼】
小姐姐都超可爱,不给个小心心嘛~


红枫如火,枝干上诡异的红枫娃娃随风摇荡,绝美的女鬼在林间起舞,衣袖的色彩艳丽,枫叶片片落下,似有魔力般,一起一落间,遮住了谁的眼。


遮住了谁的眼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它糊了老娘一脸。


萤草把脸上粘着的枫叶扯下来,内心极度不爽。


去你妈的枫叶,好好的一个初春为什么偏要搞出一个四季如秋的枫叶林。


特喵的你不要扫叶子的啊?


萤草不爽时散发的妖气惊动了红叶,女鬼眼神微冷,停下了舞步。


“大江山之妖来我这里何事?”


来打你。


萤草暗地里翻了个白眼想着,面上仍是不动声色。


“茨木童子大人最近身体不适,我们这些座下的妖怪怀疑是有人下了诅咒,了解到红叶姐姐略懂诅咒之术,特来问问。”


红叶冷笑,“不知道。”


萤草歪了歪头,既没有继续询问也没有生气,而是抚摸上身边枫树粗糙的树干,略显惊艳的欣赏着顶上红枫,赞叹道:“红叶姐姐的枫树林可真神奇,这枫叶四季都是火红火红的,煞是好看。”


一提起这个,红叶明显得意起来,“当然,这是我与晴明大人初次相遇之地,我特地寻了一种特殊之法,每日耗费大量妖力才维持着这里美丽的景象,并且每日把每片枫叶细细打上红蜡,确保光泽,如果晴明大人来了,必定能再次爱上在如此美丽的枫叶林中起舞的我。”


你竟然还打蜡……


萤草想起刚才粘在自己脸上的枫叶,不禁一阵恶寒。


说着说着,红叶的表情突然咬牙切齿起来:“若不是你们大江山这群混蛋天天把晴明大人掳去,我早就能将晴明大人约来这里了,我警告你们不要阻挠我和晴明大人在一起!”


卧槽?


黑晴明今天让荒川发大水明天让大天狗撒毛毛虫,大后天还到处设各种隐蔽的结界导致茨木大人兴奋跑起来的时候撞着脑袋duang的一声弹出去好远,突如其来的都把酒吞大人给整懵了!


这踏马能怪我们吗???


“红叶姐姐,有一件事你信不信,”萤草深吸一口气,抖开袖口从茨木哪里扒下来的极品破势套,微笑:“如果你不好好回答我的问题,我一个咿呀就能灭了你心爱的枫叶林,连火都不用。”


红叶瞬间抱上身边的枫叶树,满脸惊恐。


————————


樱桃两妖忧郁的坐在门外的石阶上。


“樱花,你说,茨木大人为什么这么蠢呢……”


“我……不知道。”


“核桃是什么时候结果来着……我想给茨木大人找点……”


“茨木大人想吃核桃?”萤草突然从背后探出头,好奇的问。


“不,”桃花妖看见萤草回来,愈发忧郁,“只是我个人觉得茨木大人需要核桃。”


“茨木大人这样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安啦。”萤草安慰道。


“萤草你知道吗,刚才气氛非常完美,酒吞大人就要被赶鸭子上架求婚了,茨木大人直接蹦出来一句,请让我为你画眉毛。”樱花妖心里苦。


“……”


萤草扶额,把一副古朴的卷轴递给桃花妖,“这是我从红叶哪里抢来的,你马上用这个去催升一批核桃出来吧,茨木大人可能急需。”


“你调查完红叶了?那茨木大人的大姨妈跟红叶有关系吗?”花鸟卷飘在房顶俯视着众人,趴着问。


萤草想了想最后红叶被她问的崩溃的样子,摇摇头,“应该没关系。”


“那可就遭了,因为这件事似乎跟黑晴明也没关系。”晴明靠在门口,一脸无奈,连扇子都不打了,“南边的大天狗还在刮风,黑晴明总不会同时搞两件事。”


这就很尴尬了……


被怀疑的俩人都没有了嫌疑,又没有其他人会故意搞事情……


晴明沉思,道:“对了,我觉得要不你们先去给茨木奶一口,说不定就没什么事了呢?”


花鸟卷飘下来淡淡道:“晴明大人,来大姨妈是因为内膜过厚自行剥离出血,就算把剥离的伤口治疗好了也是一时的,之后该剥离还是剥离,该出血还是出血,该疼还是疼,治愈术没什么鸟用。”


被科普一脸的晴明:……


惠比寿摸摸胡子,道:“老夫与桃花妖一同检查的时候并没有发现子宫的存在,体内也没有任何出血的痕迹。”


樱花妖皱皱眉头,“但茨木大人确实还在流血。”


茨木换下的东西她有偷偷去看了一下,确实还是有血迹,而且不少。


一时沉默。


“咱们要不要去查查古籍?或许里面有什么关于特殊体质的记载。”花鸟卷撑着下巴。


虽然她对酒吞茨木不感冒,但是对于这种奇怪的症状还是很上心的,这就是医者的职业病。


“你不是活了很久吗……难道还有你不知道的病?”萤草懵了一下。


“没人会知道世界上所有的体质和病症啊。”花鸟卷抚着自己的画袖,“就比如没人知道酒吞为什么没有眉毛。”


话粗理不粗。


萤草当初想着花鸟卷作为医者SSR,惠比寿作为神,两者存在的年代都十分悠久,所以当他们二人都对这是病症表示疑惑的时候,萤草也是自然而然认为这是从来都没有过的病症。


现在看来糗大了……


不过补救还来得及,当年为了撑场子,茨木给大江山搜集了不少孤本书籍,如果有什么记载是大江山都没有的,那么其他地方也不可能有了。


————————


“吾友,真的不用吾帮你描眉吗?”房间里的茨木有点失望。


“真的不用,本大爷现在只需要你好好在床上躺着……”


妈卖批不要让我知道是谁让茨木给我画眉毛的!


本大爷扛起鬼葫芦就是一个呸呸呸呸呸。


酒吞转移茨木注意力的过程异常艰辛,现在终于让茨木放弃了。


酒吞松了口气,眺望窗外。


大江山的那群庸医,怎么还没找到办法治疗,差评。


酒吞殊不知他心中的庸医此时在藏书阁看找资料找得异常困难。


一些字年代久远了看不清,樱花妖正努力的辨认着。


一些用古文字写的书只有花鸟卷和惠比寿看得懂,两人此时待在书堆里,眉头紧皱。


萤草已经被书埋了,而且显然早就放弃了挣扎。


“找到了!”花鸟卷惊叫,众人一震,惠比寿骑着金鱼就飞了过去,晴明跑过去的时候还顺便把顿时开始挣扎的萤草给拖了出来。


被众人围住的花鸟卷伸出手,指着模模糊糊的字。


“阵育精华,天赐子嗣。”


“其阵名为,虚女。”

评论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