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红/ABO】你的抑制剂呢?(下)

😂😂😂😂

菜菜一颗糖:

诈、诈尸


概括:这件事是莫关山最近最不顺的事情没有之一——让一个性格恶劣的ALPHA知道了他是一个OMGEA


(上)   (中)


 


 


公休时间。


莫关山大汗淋漓地从球场上退下来,坐在球场边一片绿荫下的水泥台子上,随意擦了擦汗,从他身边明黄色的书包里拿出水瓶喝水。


在另一个球场的贺天远远看到了,立马丢下球跟了过去,坐在莫关山身边,顺便从放在那个黄色书包旁边的黑色运动包里拿出毛巾要给莫关山擦擦脑袋上的汗,整套动作行如流水。


明显遭到了拒绝后,他将毛巾盖到莫关山的脑袋上,让他自己处理。


操场这边的见一看到这幕痛苦的捂住了眼睛,“完了,贺天已经完完全全变成了一个傻A,那种全天候守在自己的男人身边好像全世界都看上他标记的人了似的,你能理解吗希希?”


展正希抱着本物理公式书没抬头,“莫关山是BETA,贺天标记不了他”


“天啊”见一喃喃地出声,“那就拜托谁去告诉他,每天紧贴着红毛并不能显示他的所有权,只会让人觉得他是个变态”


展正希嫌弃地看了一眼紧紧贴着自己金毛,“莫关山也没拒绝不是么”


“可是我觉得很丢脸”见一撇着嘴,又往展正希身上凑了凑“你看看他那副没了红毛就活不下去的样子,我怎么会跟这种人认识了十七年!”


展正希快速翻了个白眼,“太热了我要回去了”


“你要走?不行,我还没去换衣服呢,你得陪我去更衣室”打了一下午球满身是汗的见一,对坐在阴凉处看了一下午书,全身都清爽干燥的展正希说。


“你就不能自己去?我在我宿舍等你”


“不行!我们得一起!”见一用一种没了展正希就活不下去的语气对展正希说。


展正希看向远处动身要走又被贺天一把拽住的莫关山,揉了揉额头,有时候他觉得,关于黏人这方面,贺天跟见一其实是一类人。


 


 


 


莫关山不得不说,跟贺天上床这事,好坏参半。


好的方面,他不用服用抑制剂了,不用再苦恼发情期,以及想着法儿的在药店限购令里尽可能多的买抑制剂。


不用担心抑制剂对身体的伤害,不会因为抑制剂分泌紊乱情绪飘忽不定,贺天也像个人似的没有标记他,他们只形成了一个临时的结。真是完美的床伴。


坏的方面——莫关山狠狠踢了一脚厕所隔间的门,太他妈多了。


要不是贺天床上技巧确实娴熟,莫关山都要怀疑贺天之前其实根本就没跟OMEGA相处过——没见过这么黏人的ALPHA,用黏人这个词也不是那么准确,因为贺天也不是每天待在莫关山身边,可确实除了上课时间,他总是能“很巧”的在校园各个地方碰见贺天,对方对此的解释是——他们形成的结牵引着彼此穿越茫茫人海相见。


莫关山对他这种跟女Omega说惯了的屁话一个字也不想听,并警告他停止这种毫无意义的行为。贺天对此全当耳旁风。


要命的是,久而久之,他身边的兄弟似乎对他们的关系产生了不得了的误会——他们以为在校园高频率碰见贺天是莫关山有意为之。每次看见贺天朝他们走来时,个个像个没见过世面的猩猩一样挤眉弄眼的冲他嗷嗷叫。


这时候贺天就会发挥他那不去考表演学校都可惜了的戏精天赋,装模作样的对他寒虚问暖,类似今天的课上的怎么样?有没有肚子饿,他那里有女生送的蛋糕之类云云,最后还会故作温柔地问他一句,“今晚吃什么?”


托了贺天的福,莫关山威严的老大形象全然扫地,现在他的兄弟们见了他总要阴阳怪气来这么一句,“今晚吃什么?”


并且看贺天已然是一副山寨土匪看压寨夫人的眼神了,狗腿一点的在厕所看到贺天甚至还会上去递烟。


莫关山私下说了八百回他跟贺天没在一起,他只是去贺天家做个饭赚点外快,他们点头如捣蒜,一脸老大我懂你不用解释的表情,转眼在莫关山放学跟着贺天出校门的时候在身后打口哨。


莫关山虽然之前女生缘就不怎么样,可作为一个名义上的BETA,多少有OMEGA愿意帮他擦擦汗,买买水,借借作业的。跟贺天栓一起以后,借他作业抄的女生没了不说,还平白多了一堆在路上冲他翻白眼的。


贺天对这个状况看起来很满意,在莫关山眉头快要夹死苍蝇的时候,站在正在切葱的他旁边动嘴皮子,“我觉得这样挺好的,就算他们觉得我们在一起了又怎么样,我不介意,再说你不跟我在一起,也不会有人跟你在一起的”说着还指着莫关山手里的葱,“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能既让菜里有葱香味,又不让我吃到它?太难吃了,不过只作为调味品还算不错”


莫关山捏着手里的刀背诵刑事法则,默念杀人犯法一百遍,深呼吸后让贺天滚远点。贺天就是这种人,恶心了别人他心情就好,看别人过的不顺畅他心里就顺畅,大概看莫关山在学校受气他一次能多下三碗饭。


仔细算下来,这波亏大了,好处没占多少,坏处一堆,比如现在,莫关山盯着厕所门,恶狠狠的掏出手机。


 


手机震动,贺天慢条斯理地拿出来,刚按下接听键,那边带着怒意的声音就传了过来,“都他妈快上课了你怎么还没过来?!”


贺天转着手上的笔,毫无歉意的道着歉,“哦太抱歉了,刚才物理老师找我,说要跟我讨论关于这次模拟我丢的那几分,你也知道,我年纪前三名的成绩不是大风刮来,我现在可能过不去了,下节课再换吧”


“……我操你大爷”


挂了电话贺天弯着眼睛将试卷随意丢进桌洞,想象着莫关山是怎么怒气冲冲地走回教室,并如何在路上问候他全家。


事实上,他无辜的很。


前两天莫关山发情期,为了尽快度过发情期,他跟莫关山度过了两个愉快的夜晚,导致今早他们俩因太过疲倦差点迟到,并混乱中穿错了彼此的衣服可不是他的错,谁让他俩今天都准备穿黑色短袖去上学呢。


虽说他几乎是立马意识到那件短袖比自己常穿的小了一号,但也只是看起来紧身一点并没有对他的外观形象造成任何困扰,而莫关山在客厅用他昨晚使用过度的沙哑的嗓子,骂骂咧咧催促他快整理书包。于是他自然而然地忘记了提醒莫关山,他身上的那件黑色短袖看起来比平时大了一号。


偏偏他也很不凑巧的忘记了告诉莫关山,他的衣服衣摆都会有刺绣的暗纹,是个小小的“贺”字。


这事儿一般人可能会注意不到,但是见一知道的很清楚,所以在走廊被见一扯着嗓子问“你怎么穿着贺天的衣服?你不是告诉我你俩没睡么?”就更不能是他的错了。


所以莫关山不该对他发火,更不该冤枉他,好像发生这样的事是他贺天蓄谋已久的样子。贺天认为,作为惩罚,他不能轻易遂了莫关山想把衣服换回来的愿。


 


莫关山踢开厕所门,牙咬得直响,他倒没考过年级前三,有的只有被停课三次的经历,不知道学霸生活原来这样繁忙,莫关山在心里冷笑。


冷不丁被人从后面揽住肩膀,莫关山回过头去,寸头咧着嘴的脸放大在他面前,“老大,恭喜啊!”


“恭喜什么?”


“别装了,我都听小矮个他们说了”


小矮个是他们一伙人里的八卦传播器,学校有什么风吹草动问他准知道。


“说什么?”莫关山皱着眉毛,边走边问。


“你终于把贺天拿下了!”寸头挤眉弄眼“我听说你为了他都把他名字绣衣服上了,看不出来老大你还挺浪漫的,下回我也这么试试”


莫关山像个突然断了发条的娃娃,他僵硬的看着寸头,“什么叫、我终于拿下贺天了?”


寸头看着他这个反应也紧张起来,“难道还没追到手?不是吧!小矮个怎么乱说话!我赶紧找他去,让他先别宣传了”


“什么宣传?”莫关山直觉接下来的话他一点也不想听。


“我们不是以为你追到贺天了么,他在学校人气高,我们几个就想着赶紧把消息往学校散散,让他们以后看清点贺天是谁的人,别天天想着老大你男人”


“我男人?”莫关山的声音都变了调,“谁他妈跟他在一起了!我他妈才没追他”


寸头的眼神里带上了同情的意味,显然把莫关山的这句话理解成了表白被拒后的恼羞成怒,“老大你别急,这谁没追人被拒绝过,贺天长那么好看心高气傲点也正常,BETA追ALPHA也确实有点难度,但你看,我们虽然没有OMEGA那个身体,但我们有不输OMEGA的长相,你都每天去他家做饭了近水楼台先……”话没完,上课铃响了,寸头拍了拍莫关山的肩,“咱们回头再想办法,别气馁,先回去上课吧老大”


 


莫关山绝望了,等他想要阻拦小矮个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大概是以为自己老大终于抱得美人归,跟着他的那几个兄弟就差拿着喇叭在校园广播里喊了。


在小矮个的推波助澜下,仅仅半天,全校都知道了莫关山成功追到了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贺天,靠着他的一往情深和过人的厨艺,在一次用自身证明了“想要抓住男人的心就先抓住他的胃”。


莫关山在操场看到贺天的时候脸瞬间红的像个番茄,他不知道自己心虚什么,而那个贱人居然还站在那边笑。


他被他身后不知道谁推了一把,一下子扑到贺天面前——拜托睡都睡了紧张个几把!莫关山在心里唾弃自己。


而说到睡觉他脑子里不适宜的想起贺天在他身上时被情欲浸满的眼睛,这让他脸上的温度也随之升高。


贺天歪着脑袋,一脸困惑的问他,“我听同学都说你终于追到我了,作为当事人,我怎么不知道这件事?”


妈的,故意的,绝对他妈的故意的。


“你也知道,这件事不是……”


“确实跟我在一起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


“???”


“但看在你这么用心的份上”


“你在说什么……”


“以后想要我的衣服你可以直接跟我说,不用在衣服上绣我的名字”


“不是,你有点颠倒……”


“我考虑了一下,我可以答应跟你交往”


“卧槽??”莫关山听见身后传来了一阵欢呼声和口号声,其中数寸头叫的最大声。


贺天低下头飞快地在莫关山的脸颊上亲了一口,“放学见”然后走开,留莫关山一个人钉在那里。


身后又是一阵欢呼声,莫关山捏着自己的衣摆,不知道该摆什么动作,脸烫的爆炸,他脑海里不可抑制的无数遍回放贺天带着笑意凑近他的样子。


 


莫关山成功追到了贺天。


两个礼拜后学校里还在流传这个故事的各种版本,包括但不限于莫关山每天给贺天做爱心便当终于打动了他;莫关山日复一日坚持出没在有贺天的各个地方,终于打动了他;莫关山在帮贺天做饭的过程中,发现这个有钱的少爷缺爱而脆弱,最终他用自己的真心打动了他。


每一个都很扯。


 


莫关山没花费力气去辟谣,鉴于他已经真的跟贺天在一起了,具体谁追谁已经不重要了。


 


END.

评论

热度(2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