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_:

林林的威胁三连
马场表示是在打情骂俏呢
最后一p小破车
部分姿势有参考

niaoniao:

出发前手忙脚乱撸一张,这cp站的太措手不及剩下的只能年后浪回来再搞😭,另外我觉得结婚证什么的可有可无了👌

林木木LinM:

蓝团长的另一个用途(??

p1gif,p2长条

-

时隔多年又画了动图()我接着背书了(((

小樹Roro:

裸體圍裙小紅毛 混混小紅毛 三明治小紅毛 小腦虎紅毛

雨打吟耳汤:

朋友!!醒醒!!


((  本来说过几天画吧…………但是我管不住我的手啊!

囚笼(十五)

默默的等,真的更新了
超喜歡這個節奏的小天皇(´,,•ω•,,)

须花误:


  天皇冲着酒吞和茨木略一颔首,便携柔姬离开了。
  他推门的时候,夜风吹起他额前的碎发,露出光洁的额头和盛着月光的一双眼睛。


  茨木觉得自己真是看不懂这个人。
 
  朝仓清野,当今的天皇大人,一面与妖魔勾连结交,要为他们在这世间争出一席生存之地,一面又对跟随自己的大臣残酷无情,翻脸就将他们像棋子一样抛弃了。


  而他自己呢,明明他与这位天皇大人有着血海深仇,明明无数次都在心底里提醒自己这个人流淌着怎样肮脏的血脉。
  可只要见到这个人。
  他还是忍不住地,想在他转身的时候去拉住他的衣角。


  就像他小的时候一样。


  茨木自嘲地笑了一下,他推开窗,让外面寒冷却清新的空气涌进来,吹散了一室的闷热。
  他回头看着酒吞,苦笑道,“挚友,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小的时候,在遇见你之前,最喜欢的,就是这位天皇大人了。”
  “在不知道他真实身份的情况下。”


  酒吞沉默地望着茨木。
  他如何不知茨木心中这段往事?


  茨木尚还年幼时,这位天皇大人打扮成了山野精怪的模样,悄悄地潜入了茨木隐居的那个小宅院里。
他伪装成受伤的妖怪,为茨木所搭救,往后便不时到这宅子里来陪伴孤独的茨木。
那是茨木最开心的一段时光,虽然这位妖怪朋友常常有事消失,但只要他来,总会带着新奇的玩具和孩子喜欢的点心。
他坐在院子里的古树下给茨木讲坊间的故事,也会带他去看山林里妖怪的酒会。
  他是茨木的玩伴,也是茨木的师长,两人在那个隐秘的山间度过了无数静谧的时光。
茨木如今所会的法术,有一大半,都是来自这位天皇大人的教导。


  也正是因为曾对这个“妖怪朋友”有如此深的情感,像依赖父兄一样依赖着他,当天皇真正的身份揭露后,茨木才会觉得遭到了背叛,几近崩溃。


  他如亲人一般依靠的存在,想起他就觉得安心的那个人,怎么一朝变幻,就成了他面目可憎的敌人?


  如今茨木靠在窗边,冷风吹拂起他的长发,哪怕嘴上说了再多厌弃那位天皇的话,但谁都能看出他眼里藏着的伤心。


  酒吞站起身,走过去摸了摸茨木的头,“我出去一下。”


  茨木眷恋地在他掌心里蹭了蹭,“嗯”了一声。


  -


  天皇的车走到一半便被拦了下来。
  阻挡通行的不是别人,正是绕道前来的酒吞童子。


  天皇见酒吞童子不请自来地拦在车前,以为是有什么事要交代。
  却不想酒吞童子要柔姬与车夫暂避。
  “我需要和您谈谈茨木的事。”


  天皇不禁有些头疼。
  此时正值半夜,阴风森冷,酒吞童子以近乎蛮横的姿态拦在这里,天皇几乎能看出他脸上写着来者不善。


  但他还是让柔姬和车夫避开了,将酒吞童子请到车上。


  酒吞一上车便感觉车内的环境过于温暖了,天皇的膝上还盖着厚实的绒毯,嘴唇却仍是失血的苍白。


  “敢问您有何事要商量?”天皇微笑着问道。


  “我想找您确认一件事,”酒吞盯着天皇的眼睛,“恕我冒犯,您快死了,对吗?”


  车内安静了一晌。
  天皇静静地打量着酒吞,不悲不怒,一双眼却透着一股凉意。


  “你告诉茨木了吗?”他问。


  “没有。”


  “那就好。”


  天皇收敛了眼中的冷意,笑了一笑,道,“到底是瞒不过鬼王的眼睛。但请您放心,我会将一切都安排好,我的死亡对我们的计划不会构成影响,茨木,还是会登上属于他的皇位。”


  “我无法放心,”酒吞打断了天皇的话,“请您不要装傻,你不会不明白茨木至今还是对您存着依恋,你是他心里的兄长,是他所有亲情的寄托。”


  “你一旦死了,茨木得知真相,你觉得他会怎样?他真的在乎那个皇位吗?”


  酒吞紧紧地盯着天皇的眼睛,“茨木是个傻子,你一手教导的孩子,你不能就这么把他一个人丢下。”


  “我能。”


  酒吞不由一愣,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可他看见天皇那双失了血色的唇一张一合。


  “我能。”天皇又说了一遍。


  他的脸,在朦胧的月色中,冷酷得可怕。


……
没写完一章,后半章怎么改都不满意,我就删了。睡一觉看看会不会好一点。


 

囚笼(八)

等了太太好久,終於更新了 Wwwwww

须花误:

  传言道,冥府与人间界曾有一扇彼此勾连的大门。


  这道门后是地狱的无尽海,还未来得及转世的灵魂尚未洗去他们在人间的记忆,昏昏沉沉地漂浮在无尽海里。
  若有人间强盛的通灵者能打开这扇门,避开阴间鬼卒的耳目,就能将无尽海里的灵魂,重新带回人间。


  然而这扇门已经有几千年未在人世打开过了。
  世人都当这是个传言。


  但天皇知道这不是的。
  那座通往地狱的门,是真的存在。


  他当年第一次听到有关这座地狱之门的传说,是在青衣那儿。
  彼时青衣已长成了姿容昳丽的青年,个子很高,轻易就能将身形单薄的他拢在怀里,和他讲各种乡野怪谈,妖怪间的秘事。
 
  天皇靠在青衣的怀里,不安分地去玩弄他的长发,阳光从纸窗里照进来,懒洋洋得让人直打瞌睡。
  他微眯着眼,头枕在青衣肩上,问,“那要是大家都去地狱之门那儿偷灵魂,地狱岂不空了?”说完自己也觉得好笑,嘴角弯了弯。
  “哪有这么容易,首先我们这些妖怪就不能打开地狱之门。”青衣换了个姿势,让天皇在他怀里睡得更舒服点,他明明是艳丽张扬的长相,偏偏遇到了天皇似遇上命中魔星,素来温柔小意,服侍的殷勤。。
  “为什么啊?”
  “因为妖都身负法力,更被天地法则约束。人诞生于世界就如一张白纸,因而天道会对人类更加宽容。但要想打开地狱之门,普通人自是送死,只有罕见的资质非凡的通灵者,才能布下开门的大阵。”青衣的声音如玉石一样好听,即使是讲着冥府的事,也没有森冷之感,是如清风穿过竹林,“即使你开了门也未必找回想要的灵魂,父亲的骨,母亲的血,或是那个灵魂生前的血肉,才能制成路引,可那无尽海里数不尽的灵魂,就算有路引,你又怎么能找到藏在茫茫大海里的一小片魂灵?”


  天皇已经迷糊着想睡了,脑袋在青衣的衣服上蹭了蹭,鼻尖充盈着他身上好闻的草木香,软绵绵地说道,“青衣你可不能离开我啊,不然就算是无尽海,就算是地狱之门,我也会去找你的。”
  天皇那年才十四,小小的一团缩在青衣的怀里。
  青衣在满室的阳光里亲了亲他的额头,“就你这三脚猫的妖术,可不行哦,会被地狱的狱卒吃掉的。”
  天皇不满地哼了声,“你不是说我很有天赋的吗?我会努力练习的。总有一天…….”
  总有一天,我会变成最厉害的术士,然后我们一起离开这个宫廷吧,找一个开满花的山谷,过没有人打扰的日子。


  这句话天皇还未来得及说出口,便睡了过去。
  因而他也没有看到青衣一瞬间黯淡的脸色。


  他不知道,就在三日前,他的青衣,他身为妖怪,不精通妖术,却擅长卜卦的青衣,给自己卜了一挂。
  大凶。


   “若有一日,我真的不在了。就不要来找我了。”青衣在天皇的耳边呢喃道。
  他望了天皇很久很久,迟疑地在天皇柔软的嘴唇上落下了一个吻,蜻蜓点水一样,转瞬即逝。
  青衣的心口却在砰砰直跳。
  心如擂鼓。
  周遭一片寂静,只有满室的阳光,见证了他一个人的惊天动地。


  而此时,青衣也绝不会想到,有朝一日,这个还缩在自己怀里,乖顺如一只幼兔的天皇大人,真的凭借自己的力量打开了地狱之门,不管不顾要去闯那片无尽海。


  可他根本不在地狱里。


-


  寂静的茶室里,天皇已经将衣衫一件件地穿了回去,他面色还是平稳,慌乱的手却不小心将衣领翻了出来。
  他远非表面这般镇定。


  其实早在三年前,他就已经冒险打开过了地狱之门, 他想到无尽海里,去把青衣找回来。
  是木原藤拦下了他,不顾性命地破坏了那个阵法,将他留在了人间。
那时候他和木原承诺,此生此世,他决不能再妄自打开那扇地狱之门。


可如今,他违约了。


他几乎不敢去看木原的眼睛。


“青衣回不来了,他不可能还在无尽海里,”木原低哑地笑了一声,很轻,“你怎么还能这么傻?”
 
  天皇鸦羽般的睫毛颤了颤,他轻抚了下自己左手腕上的银镯,迟疑了一会儿,才道,“我不是去找青衣的。”
  他看见对面的木原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我不是去找青衣的,”他又说了一遍,“我知道我找不回他了,我认命了。”


  “那你…….是去找谁?”木原想不出除了青衣,还能有谁能让天皇如此不顾性命。


  “找两个孩子,”天皇的手攥紧了那个银镯,他试图笑了笑,但没有成功,“找两个本应该好好地,在父亲身边长大的孩子。”


  “听我讲个故事吧,木原。”


  -


  从前,有个九尾的大妖爱上了神社的巫女,他们结为夫妻,并诞下了子嗣,是可爱的一对兄妹。
  其实人类与妖怪的爱情故事也并不少见,只是大多没有以好结局收场。
  九尾和巫女也没能逃过。
  那侍奉神明的巫女因为私自诞下了妖怪的孩子,被降下天罚,魂飞魄散。这世间只留下一个孤独的妖怪,扮成妻子的模样,尽心抚育一双儿女。


  那大妖怪应该是很悲痛的吧,却还要以妻子的面貌强作笑颜,让一双儿女以为母亲还在身边。
  他是个好妖怪,也是个好父亲,即使遭逢了巨大的不幸,也只想将一双儿女抚养长大,告慰妻子的在天之灵。


  可后来,有一天,这个对妖怪极其不友好的王朝下了一纸诏书,要各地的阴阳师清扫妖魔鬼怪,净化这个污浊的尘世。
  这道诏书来自于天皇大人。
  无数的生灵惨死在这一场浩劫里,那些从没有伤害过人类的妖怪也被业火化为了灰烬。


  包括九尾的一双儿女。
  还没来得及长大,才堪堪长到父亲的腰际,面貌逐渐有了父母的风采。
  却已经成了阴阳师手中的一缕亡魂。


  “那大妖怪什么都没有了,他没了妻子,没了儿女,于是他化为了名为玉藻前的绝世女子,来到了下令清扫妖怪的那个天皇身边。”
  天皇面色平静地讲完了这个故事。
  这个属于他的枕边人的故事。


  木原坐在他对面,笔直的身形已经瘫软下来,面色惨白如纸。
  可他人却奇迹般地冷静了下来。


  玉藻前。
  九尾妖怪,巫女,还有他们的一双儿女。


  “你去无尽海里找的,是玉藻前的孩子,对吗?”木原问道。


  “是。”


  “那你找到了吗?”木原是带着嘲讽问出这句话的。
  无尽海是什么地方,几千年来都未曾听闻有人真的从那里偷出亡灵。
  地狱之门,不过是一个诱人丧命的骗局。


  然而天皇却点了头。
“找到了。”他说。


  他拉开自己的袖子,去掉障眼法,只见他白皙柔软的胳膊上一片鲜血淋漓,一条没有愈合的巨大伤口横亘在他的胳膊上,没有血滴落,却能看见里面鲜红的血肉。
  而在那些模糊的血肉里,藏着两个小小的,散发着柔和白光的珠子。


  一枚白瓷杯掉在地上,碎成了五瓣。
  那白色的瓷面上,滴答地沾着血迹。


  木原的手上也流血了,那个白瓷杯是被他生生捏碎的。
  但他的视线完全胶着在了天皇那个形容可怖的手臂上。


  “你疯了么?”
  他问。


  天皇他,分明是在拿自己的血肉与生命,温养着那两个刚刚从地狱归来的,轻飘得转眼即散的魂灵。


  -


  这场会面最终还是不欢而散。
  门外的侍卫听见了屋里东西破碎的声音,还听见了住持大人的嘶吼声,但他们想进来却被天皇大人喝止住了。


  再后来,那扇木门被拉开,天皇大人一个人走了出来。
  他似乎比刚刚更加面色苍白了,犹疑着往屋子里望了望,小声地说了句,“阿藤,是我的错,我对不住你。”


  可屋子里却没有人回应。
  天皇等了许久许久,才转身离开。
  临走前,他将一枚小小的玉坠放在了屋外,玉坠下面,压着一个浅紫的信封。


  突然下起雨来了,山间总是格外的冷。
  侍从殷勤地为天皇大人举着伞,他在天皇大人身边服侍了也有一段年月了,心里也偷偷仰慕着这位姿容高雅的尊贵之人。
  此时见天皇大人惨白着一张脸,本是红润的唇也失了血色。
  他也不免跟着悲伤起来。


  他心里迟疑着,想劝慰什么又不知如何开口。
  却听见天皇大人突然咳嗽了两声,起初只是很小的两声,但很快就咳得快要喘不上气。


  一滩血毫无预兆地从天皇口中咳了出来,撒在了他素白的衣袍上。
  白色的锦缎,艳红的血。
  刺目得让人心惊。


  “天皇大人…….”侍从害怕得声音都变了。
 
  天皇大人倒在了他怀里,很轻,似是比一根修竹重不了多少。
  他那双眼紧紧地闭上了,淡色的唇上还沾着血迹,艳丽如朱砂,衬着雪一样惨白的脸,有一种不祥的凄艳。
 

【漠尚】在(上)

牡丹花下嘿嘿嘿的轩:

漠尚圣诞献文!为萌萌哒的漠尚tag尽一份心力_(:з」∠)_! ! !自己写文总有种莫名其妙的羞耻感(/ω\)


上 http://mudanhuaxiaheiheiheidexuan.lofter.com/post/1f2cce5f_11dc9f2c


中 http://mudanhuaxiaheiheiheidexuan.lofter.com/post/1f2cce5f_11df3aaa


下 http://mudanhuaxiaheiheiheidexuan.lofter.com/post/1f2cce5f_11e35528
*关于ooc和文笔……我已经尽力了qwq
*一些细节的地方有些私设,不影响大体剧情:D
*若有撞梗算我抄吧qvq
*祝食用Happy( *`ω´)


今天是苍穹山派十二峰主固定开会的日子。

沈清秋难得回了苍穹山,笑着和大家打了声招呼。一旁的洛冰河熟练地往清净峰峰主专属的座位上铺了几层柔软的丝绸布料,扶着他老人家缓缓地坐了下来。

看着沈清秋不甚自然的坐姿,以及他坐下那一瞬间神色的扭曲,尚清华朝他投去了一个怜悯的眼神。柳清歌脸部微微抽搐,伫在齐清蒌旁边的柳溟烟则是眼神一亮,面纱下嘴角轻轻勾起。

…...世风日下。

这一次开会的内容也不外乎是严打春山恨和清净峰秘史一类的话本、报告千草峰特产龙骨香瓜子外销的产值与净利,或那个谁谁谁家的短毛怪又跑去哪一峰乱吃东西之类的,气氛十分温馨和谐。

齐清蒌忿忿道:‘‘春山恨也就罢了,文笔细腻,仿佛文中有诗,诗中有画。那清净峰秘史简直是让人没眼看了,通篇都是在......’’

清净峰秘史的作者,向天打飞机——尚清华,眼神坦坦荡荡连飘都不带飘一眼,乖巧地坐在位置上沉迷嗑瓜无法自拔,完全没有自己的小黄书被人批评时应有的心虚或紧张。

‘‘打住,打住。’’沈清秋忙打断她的话,‘‘注意影响,这里还有很多小孩子呢。’’

每次开会时各峰主都会捎上一名弟子来观摩,比如沈清秋带的洛冰河和齐清蒌带的柳溟烟几人。

齐清蒌瞟了沈清秋一眼,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注意影响?你让我注意影响?你叫你旁边那小畜牲别一直盯着你啊!讲话就讲话还得靠在耳朵旁边讲?还按摩肩膀?

不知羞耻!

不只齐清蒌这么想,在场的大多数人都这么觉得。他们现在的感觉在现代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辣眼睛’’。

老好人岳清源赶紧出来打圆场:‘‘有人要提出其它讨论事项吗?’’

‘‘有。’’柳清歌瞟了瞟清净峰师徒俩,咬牙切齿道,‘‘严格管控魔族出入苍穹山。’’

‘‘......’’柳巨巨,别激动。人家是魔族圣君呢,想去哪就去哪,还需要让我们管么。

洛冰河委屈道:‘‘师尊去哪我就去哪!’’随后竟将矛头移向了别处,‘‘而且尚师叔还不是常常让漠北来找他......’’

众人一听,视线齐刷刷地转向了正在吃瓜子的安定峰峰主。尚清华被瓜仁噎了一噎,‘‘咳咳咳......那个......’’

沈清秋朝他投去了一个怜悯的眼神。风水轮流转,看你怎么办。

尚清华一时说不出话来,沐浴着众人视线的感觉实在酸爽,刚刚自己报告时也没那么受关注啊。

沈清秋持续落井下石:‘‘你对漠北是怎么看的?’’

‘‘我......’’

柳清歌眼神怪异:‘‘你......难道也是个断袖?’’

…...柳巨巨你问就问为什么要把手放在乘鸾上!

''......''尚清华停顿了好几秒,一向热爱扯淡舌灿莲花的他一时竟说不出话来,过了几秒后终于憋出了一句:''我......我应该不是断袖。’’

众人:‘‘......’’

哦,应该啊。

‘‘我觉得我不是的......瓜,不,沈师兄你那是什么眼神?’’

‘‘并无。’’沈清秋笑笑,摇着扇子装起了逼来,‘‘只是看着某人欲盖弥彰觉得有趣罢了。’’

尚清华干笑:‘‘......哈哈,是谁呢?’’

你才欲盖弥彰,你屁股下那几层丝绸软布就是欲盖弥彰!

此时,一名身穿千草峰制服的弟子从厅外匆匆跑了进来,救了尚清华一命:‘‘掌门师叔!师尊!有好几只短毛怪在千草峰与看护灵草的弟子打架......’’

木清芳蹙眉,嘀咕道:‘‘......怎么又来了。’’

也不知道是哪家养的,还不能杀,烦。

沈清秋默默移开了视线。

柳清歌瞪了洛、沈、尚三人一眼,脸上简直写满了‘‘没眼看这个世界了’’几个字。他重重地哼了一声,随后转头朝木清芳道:’’木师弟,我与你同去。’’

‘‘那就谢谢柳师兄了。’’

‘‘不必。’’

散会。

离场之际,柳溟烟朝尚清华的方向瞟了一眼,看着他的表情,眼底闪过了一丝笑意。

尚清华原本还蔫哒哒的,回到闲人居后看了桌上的一张销量回报后,心情一个起伏,立刻变得满面春风,嘴角止不住地上扬。

哈哈哈哈看你们把清净峰秘史嫌得,这本书在人魔两界的总销量都要赶上春山恨了啊哈哈哈哈哈哈!

他正在沾沾自喜呢,忽然感觉有人把手放在他的左肩上:‘‘心情很好?’’

‘‘好,怎么不好......诶?大王?你怎么来了?’’

然后他看到了他家大王的嘴角几不可察地往下垂了几厘米。

‘‘我的。’’漠北一脸高贵冷艳。

尚清华在离家出走被漠北君救回来之后,两人的关系仿佛少了一层壁似的,愈拉愈近。

尚清华不排斥这种感觉。这种感觉......还挺不错。

也因此,尚清华完美地接收到了他家大王想要表达的意思。你是我的(东西),你的地方就是我的地方,我为什么不能出入我的地方?

这个逻辑,没毛病。就冲这是大王的逻辑,有毛病也得没毛病!

‘‘没事没事。我就是突然看到大王,一时有点转不过来。’’

漠北哼了一声,不说话了,紧紧蹙着的眉稍稍放松。

‘‘大王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没有。’’剑眉微蹙。

‘‘那......’’没什么事的话,我要赶稿......

‘‘跟我回北疆。’’漠北君打断他的话。

哦,原来是寂寞了啊。不早说。

‘‘好。’’

漠北君的心情这才好了起来。

朝弟子们交代了一些事项后,尚清华带着自己的手稿,跟着漠北君到了自家大王在北疆的府邸。

尚清华在漠北君的府邸中有一间自己的房间,紧邻在漠北君隔壁——若是漠北君突然想找他,走出房门后再走个几步就到了。

他正要打开房门,却听漠北君说了一声:‘‘......别睡......’’

‘‘什么?’’尚清华回过头来看向漠北君,捕捉到了他家大王那张帅得人神共愤的俊脸。

啊啊啊大王还是那么帅啊!不愧是我儿子!

‘‘等会来叫你。’’漠北君垂下了眼帘,转身就走了。

‘‘好!那大王你慢走啊!’’尚清华毫不在意地的挥挥手,进房赶稿去了。

……实在是心大如海。


-----
第一次产渣反,有点性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
短文不长(大概啦:D),预计圣诞节前会完结......啊,我还是别立flag了吧qvq
给有耐心看到这里的你比一个心心_(:з」∠)_

不存在之城:

地府组×3

除了孟婆外的三对:
①嘴传体力play←骨科组
②体型互换←“上梁不正下梁歪”组
③《霸道总裁的贴心小秘书》←办公室组

【渣反|双道】同人整理

牙君不带套:

渣反


🌸漠尚:
•《假如尚峰主回去了》
正文(共15章)——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13    14    15


番外(共3篇)——      ②(杨纱)     
    
   
•《异北》
正文(共5章)——1    2    3    4    5


番外(1篇)——🙋
        
      
•《华儿》
正文(共3章)——    


番外(1篇)——💋‍
       
      
•《打猎系列》
正文(共18章)——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15    16    17    18


番外(1篇)——🍜


    
•小短篇&段子:
《猫》(虐)                 《热》


《新业务》                    《如意丸》 


《厨房的大娘》             《沐发》


《箱子》                       《手》       


《糖葫芦》


  
     
🌸杨纱:
上面的番外②      《衣服》     《两个木头》


——————————————————————


魔道


☯子琛:
《歉友》(共九章)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神隐一段时间,刷刷牙,带戴套什么的
我们,有缘再见啦😘~

魔道祖师个人链接汇总

草莓味总裁✨:

各种脑洞


相性100问


聂瑶http://caomeiweizongcai.lofter.com/post/1f025bb4_114a77ce


乱七八糟的脑洞搞事


我今天回家发现我道侣他出轨了http://caomeiweizongcai.lofter.com/post/1f025bb4_114d58f7


论魔道众人的第一次http://caomeiweizongcai.lofter.com/post/1f025bb4_11626ced


关于我男朋友的二三事http://caomeiweizongcai.lofter.com/post/1f025bb4_1176d986


当魔道祖师遇到xxx


当魔道祖师遇到大耳朵图图http://caomeiweizongcai.lofter.com/post/1f025bb4_1151a6ab


当魔道祖师遇到迪士尼公主http://caomeiweizongcai.lofter.com/post/1f025bb4_117e8050


魔道基佬窑微信聊天体


1.http://caomeiweizongcai.lofter.com/post/1f025bb4_114aa4ee


2.http://caomeiweizongcai.lofter.com/post/1f025bb4_114b6658


3.http://caomeiweizongcai.lofter.com/post/1f025bb4_114b54d6


4.http://caomeiweizongcai.lofter.com/post/1f025bb4_114e008d


5.http://caomeiweizongcai.lofter.com/post/1f025bb4_11514484


6.http://caomeiweizongcai.lofter.com/post/1f025bb4_11543335


7.http://caomeiweizongcai.lofter.com/post/1f025bb4_11590342


8.http://caomeiweizongcai.lofter.com/post/1f025bb4_116267cb


9.http://caomeiweizongcai.lofter.com/post/1f025bb4_1165bee2


10.http://caomeiweizongcai.lofter.com/post/1f025bb4_117199d6


11.http://caomeiweizongcai.lofter.com/post/1f025bb4_11750d58


怕宝贝们找起来麻烦,链接都给弄出来了qwq


看完记得留下评论,小红心,小蓝手还有关注xd


这里彼岸请多关照!


占tag抱歉

聶大好高 ww
小蘋果好帥(??)

昕:

这几天爆肝的产物,我都要为自己起立鼓掌了。。。

画的赶有很多bug,大家答应我就当作无事发生好吗(>人<;)ballball你们

Mr.Ant_混吃等死中:

血流成车第三棒
女装人体渣草稿流破车慎点!!!!